我在上海隔离呢

发布时间:2020-05-27    文章来源: 至领留学    点击:65次

2020年5月22日,我在上海浦东新区希尔顿酒店隔离。 先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儿,前两天胆结石犯了,因为吃太好了。我好了之后,自己乐了,我这胆囊是多久没消化过油脂和胆固醇了?因为多吃了两口鸡蛋喝了两盒凉牛奶,竟然就罢工了。我实在是爱吃鸡蛋,没办法,最近只能把蛋黄抠出来,蛋清裹着榨菜丝,解解馋。暴殄天物啊!

本文原创作者:LZY,至领留学的学员,2018年赴美国波士顿大学就读金融硕士,2019年毕业后在美国实习工作,2020年5月回国,真实记录了疫情期间辗转回国的曲折经历。

文章来自 说说说说话 - 如有引用,请及时联系作者本人,违者必究。


上海希尔顿酒店隔离


2020年5月22日,我在上海浦东新区希尔顿酒店隔离。

先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儿,前两天胆结石犯了,因为吃太好了。我好了之后,自己乐了,我这胆囊是多久没消化过油脂和胆固醇了?因为多吃了两口鸡蛋喝了两盒凉牛奶,竟然就罢工了。我实在是爱吃鸡蛋,没办法,最近只能把蛋黄抠出来,蛋清裹着榨菜丝,解解馋。暴殄天物啊!
浪费了多少母鸡的心血!真是罪过。

今天还在倒时差,凌晨四点多就醒了,等着早饭,望眼欲穿。我妈说,让我赶紧调一下时差,我说,隔离两个礼拜呢,慢慢调呗,着啥急。结果一个礼拜过去了竟然一点儿没调过来。我的2020年才刚开始,虽然开始已经过半。今年小半年近乎牢狱的生活,让我又有很大的变化,以前总是很急,站在现在看未来,站在过去看未来,总想快点,多少还带有点儿偏执,偏激,欲望很大,野心很膨胀,浑身有戾气笼罩,别人说我生人勿进,我还挺自豪。今年渐渐地开始看到现在,看到我拥有的,看到普通的生活,接受自己一介凡人,知足者,真的常乐哉!挺好的。

三次被取消机票,终于中了“彩票”

言归正传,流水账记录一下这魔幻的十天的感受。

5月9号纽约时间凌晨,我还没睡,正在申请Visa extend,给万恶的资本主义交了450刀,心有不甘,我同桌给我转发了一条大使馆的公告,大概是说要接一类留学生回国,第一毕业了,第二签证到期了。这简直就是接我的专机,毫不犹豫地填了表,其实没报太大希望,觉得这事儿安排起来也不是啥简单的事儿,就算真靠谱也得五月底了。然后生活又归于对回家的望眼欲穿的死寂。然而5月10号下午正干活,挺突然的收到一个上海的电话,小姐姐说她是东航的,问我是不是登记了那个回国的信息。


5月13号下午两点纽约飞上海,要不要留座位。经济舱票价24000。什么概念,概念就是即使你现在手里有5万,想买一张六月回国的票也几乎是不可能,打着擦边球买张六月底的,随时也会被取消。就像我那被取消了三次的机票一样。我握着电话就直接哭出来了。祖国接我回家了。传说里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只觉得,我何德何能。以前我妈整天说,你联系联系大使馆,看看有机会没有,我永远都说,哎呀别给人家添麻烦了!我从小到大,捡钱都没超过1块,凭运气的好事儿,我从来不奢望,知道都跟自己没关系。接完电话我激动得咧着大嘴哭了很久,我跟很多人发自肺腑地说,我要做个好人,要一直做个好人。做好人,是会有福报的。温暖的力量真的太强大了,可以让人原谅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丑恶。是发自内心地原谅,觉得生活待我着实不薄了,还有什么必要斤斤计较呢。我妈也很激动,我们俩对着电话哭,跟所有人讲这件事情,讲一次都忍不住再哭一次。那种民族自豪感和安全感是无法抑制的。


订车 去机场 收拾行李


放下电话开始订车去机场,打电话给师傅,还惴惴不安,一直问他,你半夜来接我,我住的这儿很偏,感觉是在山里,会不会危险,师傅笑了,说,放心吧,有危险我们会保护你的。我笑了,觉得自己问的问题确实有点儿蠢,人家是专业的,我瞎操什么心。我妈说,你带上把小刀,万一呢。我更有意思,我居然觉得,说得对!收到出票信息之后,就开始收拾行李。


2012年上大学离家,至今8年,竟然八年了。然而以前毕竟是在国内,工作,生活,其实自己也并没有过的紧紧有条。在美将近两年,是彻彻底底地自己跟自己过了两年,衣食住行,父母能给的除了钱,就只有钱。然而钱其实确实可以解决大多数事情。


我盯着我的行李,整整五个箱子,三个29寸,一个25寸,一个登机箱。想着自己来的时候,只有两个箱子,什么都不要,什么都不带。我总是这样,离家的时候一身轻松,回去的时候,仿佛什么都想带回去,什么都想拿回去分享,毕竟,是回家。买了把行李秤,来回折腾,生怕超重。把所有的书——三十本的样子,都塞到自己单件背包里,结果一个手提包,竟然15公斤,登机箱竟然也有23公斤。就这样吧,毕竟我有一膀子力气。尽量把我住过的房间收拾了一下,希望可以像我没有来过一样。有些人有些事儿,就忘了吧。不来往真的是我在努力善良了,原谅不代表还想记得,还能寒暄。


尿不湿 防护服 酒精消毒湿巾 口罩


5月13日,早上七点就开始联系师傅,怕有点儿什么差错,师傅说,晚上见!一整天,我还在跟我的行李较劲,来回折腾,背哪个背包,哪个载重可以再大一点。姐姐给我张罗出一堆物品,酒精消毒湿巾,免洗洗手液,巧克力,口罩,维C冲剂,抓了一把一次性手套揣兜里。防护服买的还是雨衣版的。试了试,小了。看着很古怪,长袖长裤变七分,不过总是一份心理安慰。六点吃完晚饭,开始坐立不安,害怕司机师傅在一排房子里黑黢黢找不到这一户,于是又拍了照片,视频发给他。没有收到回复,安慰自己,师傅可能也得睡会儿觉养足精神。爬上床翻来覆去睡不着,开始下载各种剧,电影,综艺,甚至高晓松马未都郭德纲,想着上了飞机听着可以安然睡去。到凌晨两点,师傅还是没回我,我想不应该呀,这时候他应该醒来出发来接

我了。于是我整个人焦虑不安,惶恐不安起来,又不敢惊扰了人家开车。想,万一路上碰见个老二黑截道怎么办呢?叽叽歪歪等到三点,实在忍不住,打了电话,师傅说,还有四十分钟,放心吧!

我兴奋得开始起身穿上尿不湿,防护服,收拾我的kindle以及各种充电线。检查了无数遍各种证件。去餐厅使劲塞了三个姐姐留的面包。其实有点儿吃不下了,想着路上不吃东西!愣是多吃了一个。一切就绪,就坐在小厅里,手里握着口罩,随时等着师傅到来。看见送机师傅开着特斯拉model3那一瞬间,什么担心都没有了,甚至想把防身的小刀直接扔路边。我的两个小一点儿的箱子竟然塞进model3前车盖里。钻进车里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因为安心,所以困了。

拂晓的时候,我终于最后看见了纽约,看见了曼哈顿,看见了我来来回回无数次的地方,心里有无数感慨。我终于要回家了。也许这里是很多人的梦,终究不是我的。也许很多人有留在这里的偏执,然而我却没有。在很多眼里象征着繁华先进现代的生活,在我眼里没有温度没有情。毕竟,我的血脉里注入的是炎黄子孙的灵魂,毕竟我是中国人,毕竟,我要回家了!

(这个防护服是真的小的很尴尬)

(我的行李在阳光下发光!)

机场Check-in

到了机场感谢师傅帮我把行李堆到一辆行李车上,毕竟二百来斤,我也是有点儿吃力。一手推着一个大行李箱,一手推着行李车,进了肯尼迪机场。下午两点半的飞机,早上六点半,我已经到了。清晨的美东,温度还是很低,有点儿冷。我以为我来的很早,肯尼迪机场一个人都没有,大概也是历史罕见的景象。

找到东航的check-in柜台,竟然早就排起了队。果然回家的感召力如此强烈。我知道这一班飞机上有很多我的校友,从波士顿大老远驱车过来。波士顿到这里大概要五个多小时吧。都是为了回家。

我站在队外边,静静地看着排队的人群,尘世百态,想象大家在美国之前都是如何生活着,觉得很有意思。大家穿的都不少,五月份的天气,甚至还有穿着羽绒服的。站到八点半多,东航的小姐姐来了,高声喊着,包机的到哪个哪个口排队。吃了三个面包,折腾五个多小时,我还是饿了。不吃东西看来真的很不现实,我躲的远远的,把口罩揪起来迅速往嘴里扔两个巧克力,接着回去排队。
安检

九点多,太阳升高了,透过机场的玻璃窗,直直照射着我的一半的脸和身体,有点儿热。口罩手套闷出细细密密的汗。手套太薄了,行李箱太沉了,一不留神就戳破,漏出手指头来,赶紧拿出消毒棉片擦擦手,再换一副手套。Check-in的时候,一个印度小哥儿盯着我的行李愣了,这都是你的?我说是的。你要买几件?我说你看着吧,extra two吧。印度小哥最终没放过我的登机箱,让我过称,一上称,20多公斤,他连连摇头,nonono,这个不能带上飞机,太沉了,你必须要托运。这个不能超过10公斤。我说行行行,都行,拖吧拖吧。免费行李额两件,23公斤,托运了三件,每件165刀。钱能解决的事儿都是小事儿。

托运完,拎着我15公斤的单肩包,东航的工作人员全程带队,一人发了一瓶免洗洗手液,然后去安检。目之所及,整个空旷的机场,有的只有这一班要回家的同胞们。安检口划了线,保持社交距离。鞋子要脱,没关系我穿了两双袜子!防护服要脱,口罩眼睛外套,全脱掉。

那一瞬间,我竟然觉得有点儿轻松。毕竟我已经被汗湿透了,甚至在滴水。过完安检,找个每人的角落,拿出消毒棉片开始一件一件擦暴露在外边的东西,电脑,ipad,kindle,手机。天哪,我竟然也有这么细致考究的时候!

全副武装完,东航的小姐姐要带我们去登机口。毕竟机场我轻车熟路,走着走着我就悄悄拐了弯儿,要去买水。出发之前下决心绝不喝水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我已经感觉到出汗让我几乎要脱水了,有点儿上头。走了很远,在没人的地方,拿起冰凉的柠檬水,几乎是一饮而尽。水真的是生命之源,人可以不吃饭,不不,人不能不吃饭,也不能不喝水!这是我得出的最终结论。吃吃喝喝,人生幸事!

我到登机口的时候,已经坐满了人,我尽量找了一个隔着人的位置,安坐下来。张着的心终于可以慢慢放松下来。从包里一颗一颗抠着瑞士莲吃,是真甜,从舌尖儿到心里的甜。彼时也顾不上什么信誓旦旦地绝不摘口罩的决心,吃两颗,喝口水,发会儿呆。

整个登机口全都是MU7058的学生们。MU7058,纽约肯尼迪机场直飞上海浦东。不少一对一对的情侣,也算是熬到了一起回国的日子。最有意思的一哥们儿,一直在打电话,还在买回国的票,找了各种人,转三趟,又是韩国,又是日本,还是买不到。仔细一听,好像他和女朋友同时申请了这班包机,女朋友没能选上,也许是有条件不符合,他自己溜溜儿来赶飞机回国。我有幸在机场看见了那个姑娘,瘦瘦的,很文静。买的东航另一班,自己购票的航班的后补,后补就是万一有没来的乘客,她如果幸运,也是有可能的。看起来没那么幸运,小姑娘应该是被困在美国了。

我心里想,这要是我,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呀。转念又一想,我们从来都不是别人,也不知道别人在经历什么,如此语气轻松的居高临下的judge别人,很可笑的样子。众生平等,众生平等,我自己默念几遍。有爱和阳光的时候,就容易对世界包容,怀着悲悯的心行走。希望阳光一直在。
终于轮到登机了

登机的时候队排的不松不紧,拐过弯看到机组工作人员全副武装,心里又是唏嘘和感动。我又何德何能让别人冒着风险来接!上飞机先发一个袋子,装着三个KN95,中间不坐人,飞机座位中间两大袋子补充能量的即食食品,几瓶小瓶的矿泉水。

刚落座,L的电话就来了。L是我大学鲜少还在联系的同学,一个淡定的北京女孩儿,因为在纽约又重新联系上,每次聊都很尽兴和开心,聊天有共鸣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儿。我说你这电话打的可真巧,她说,是巧了。聊工作,聊吃的,聊过去,消磨等飞机的时光。

我心里暗暗跟自己说,珍惜眼前人。这是这半年最大的感触。珍惜眼前人,眼前事儿。如果想见谁,就去吧,想聊天,就去说说话,其实没什么尴尬的。我总是相信人的善意。聊到登机,我说你回国的时候一定告诉我,我去找你。我知道我说过很多寒暄,但这次真的不是,I mean it.

(机场这么空!)

(被我拍成了垃圾... 真的很累了- -)

飞机起飞了

终于起飞了。我以为我会心有万千感慨,但是彼时彼刻,我能感受到的,只有兴奋和迫不及待。起飞的时候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我坐在机翼后边,盯着翅膀上大大的“中国东方航空”略过万里浮云,略过纽约的林立高楼和海岸沙滩,心里总是涌起一阵一阵的激动。跟我本不该有关系,却生出无数瓜葛的城市,纽约,再见吧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,但我不留恋。

(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机翼上的中国东方航空!)

(纽约长长的海岸线,不知道中间环着的是不是曼哈顿岛。我就当它是吧!)

(我在中国领空了!我从沈阳飞过,从北京飞过,飞到上海去。)

飞行时长15个小时,北京时间下午五点二十五到了浦东国际机场。这是上海了。不真实的感觉。大概六点多一点,轮到我出机舱。

下飞机

下飞机的那一刻,其实没有什么感慨了,只觉得,好热!毕竟我穿着棉服在27、8度的上海,手里提着两个十几公斤的袋子。隔几米,就有机场的工作人员告诉你改去哪儿。先去交入境健康登记表,在飞机上填好的。然后被挨个领到小格子前,工作人员问点儿问题,再接着往前,另一组人给我我的取样瓶。我特别没出息地听见工作人员问我发烧没,戴着口罩子就想撇嘴哭,扭头看见那个设计不怎么好看,却抓人的“欢迎回家”,鼻子又酸了。我的天!这么丑丑的设计,居然怪可爱的!怪亲切的!

核酸检测

领着取样瓶接着往前被人带着就去做核酸检测。走着走着又想哭,又想笑,因为想到这一刻一定很滑稽,一米七几的壮汉一样的闺女狼狈地跟这儿哭笑不得。核酸检测不是很舒服,我没想到的是工作人员真的很温柔,因为要捅鼻子捅嗓子,小姐姐一直跟我说,坚持一下,舌头放松点儿,再放松点儿,特别好!捅完眼睛鼻子,就去抽血了。

我终于可以脱了我的皮夹克。浑身散发着不太好闻的汗味儿,头发也散了。一脱衣服,呵!小风儿是真爽!抽完血就入关,海关空空旷旷,我前面站着一排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,冲我招手。我一个人,在国外这两年,很少体验所谓有人帮,有人惦记的日子。

我的大行李

温暖来的太突然。安检小哥哥带着我去取行李,所有的行李已经从传送带上拿了下来。他说他帮我拿,我是真不好意思,因为我知道我行李有多少,我一直说,没事儿没事儿,您别管了,我自己来,我真的挺多的。他就一直跟着我,等我拿到第三件,又有第四件,第五件,他惊呆了。说,这么多啊。我有点儿尴尬。我说对对,搬家回来了。然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应该是有四五个人,就把我围住了,甚至我都碰不到我的行李了,他们七手八脚地就把我的行李整理好,留我一个人懵逼。一个小姐姐才扭头跟我说,行了,走吧!你可是这一班行李最多的了。我只剩双手合十,一劲儿鞠躬。何德何能!

安检小哥哥拿着我护照带我到我的班车等候区,全程给我拿着行李。我一直感谢他,他好像也不知道如何回应这种感谢,就笑。我说真的不好意思,还让您做了苦力,他就嘿嘿笑。安顿好我,匆匆就走了,又去接下一个。这时候已经八点半了。等了没多久,我们这一车人齐了,安排我们上车。

出了机场,上海下着小雨,细细密密的。我知道,我是真的回家了。又是一群工作人员,都是小姑娘,点名让我们上车,行李他们一个个在搬。即使今天,过去十天,我再想起他们,仍然还会有眼泪。因为我知道那么多箱子有多沉,一个箱子五十来斤,一车人的箱子,就他们几个快速在快速装车。我们凭什么呢?他们又为什么呢?车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,停在希尔顿门前。

(太累了,只拍了一张抽血的地儿)

(何德何能!工作人员搬了我们所有的箱子!)


我相信 爱、希望、我的祖国


我要在希尔顿隔离了。我妈听了第一反应是,不会隔离完好几万吧。我说,不会吧?箱子推回酒店,一间一间安顿好,已经十点了,小姐姐送了餐。我的第一餐,我吃到肉了。我终于吃到肉了!这也太特么好吃了!我洗了澡,吃了肉,聒噪地到处聊完天,躺在床上发呆。很安心,很幸福。我想我一直在追求的是什么?到底在追求什么?求而不得的,不就是这一刻的满足么。人呐,知足者,常乐!


我没拍几张我的饭,因为实在是来不及拍,就进肚子了。每天早晚餐各发一盒牛奶,中午发酸奶。早上生煎,煎饺,中午晚上各种肉各种招呼。可以点外卖,可以买水,可以淘宝。酒店一天三百,餐费一天五十。核酸检测一次一百,一天测两次体温,中间的核酸检测是自愿的。行李也都跟着我,我记得我回来前有人威胁我说,你带那么多行李都给你烧了。同样也是这个人跟我说,核酸检测一次几千。我从来都不信阴暗的说法。我的行李都妥妥帖帖历经长途跋涉,在各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在我身边了。我想说,不好的事情哪里都有,可并不是一切都是地狱。做错了,改就好了。又何必妖魔化。阳光总是会照在更辽阔的疆域。你相信什么,你就看到什么。我相信爱和希望,相信我的祖国。最近经常听到有人说,没想到呀,你这么红。没错,我是红色的,纯红色的,我很骄傲。

(非常敷衍地拍了两顿,吃比较重要!)


  编辑:至领留学

分享到:
  •  
  • 2020年至领留学名校录取榜
院校排名 MORE>>
专业解析 MORE>>
热门标签